馬約利卡花磚 和我的「捲毛力卡」

2015 年,我在後浦的藝文 16 特區(陳氏宗祠)裡,開了一間小店「捲毛力卡」。

至今已經過了 5 年,店沒有擴大規模,而我也沒有發大財,

還是那個當初充滿實驗精神的我,實驗著各種人生的可能性。

 

歷史歲月的馬約利卡花磚
記憶不曾斷片的生活風景

捲毛力卡的英文拚寫是QUEMOLICA─「Quemoy」與「Majolica」的複合字。15 世紀末,葡萄牙人以閩南語發音的葡文稱金門為Quemoy, Majolica則是指馬約利卡彩磁。而 QUEMO 的發音,又類似台語的「捲毛」,所以有點詼諧的成了今天的「捲毛力卡」,而捲毛力卡的店舖裡,賣的正是由金門採集到的馬約利卡花磚重新演繹後的商品。

金門與馬約利卡花磚的關連是很獨特的。馬約利卡花磚源由是日本在明治維新模仿英國磁磚的製成、花色與尺寸(6 英吋,153x153mm)開始的,後來有了成熟的技術大量生產與外銷,馬約利卡花磚的全盛時期,正好與金門第 2 次下南洋(1912-1929 年)的時間有 9 年的重疊,所以當時許多在南洋致富的金門人,返鄉興建豪宅時,便由中國沿海港口或南洋將馬約利卡花磚與建材一併運送與使用。不久後二戰開打,馬約利卡花磚這種建材也正式結束生產。二戰結束後金門進入戒嚴(1949 年5 月 20 日),直到 1992 年才解嚴,期間長達 43 年;解嚴後,金門國家公園就緊接著成立(1995 年)。由於金門這樣獨特的歷史,造就了島上現今保存如此完整的閩南聚落文化,而作為閩南建築物上的建材之一,馬約利卡花磚,也才能以如此豐富的圖紋與數量讓我們看見。馬約利卡在金門不是斷片的過往歷史,而是持續的生活風景。

 

馬約利卡花磚是金門人日常的風景,從近 100年前鑲嵌在牆上的那一刻直到現在,讓我們持續見證這段活的歷史,而現在正交由我們繼續書寫下去。我和夥伴因為同樣喜歡這些花磚,透過在聚落裡記錄花磚來參與這段歷史的書寫,過程中,常在與屋主的聊天裡了解每一棟建築與花磚獨一無二的歷史,這是最令人難忘的事,也常讓我體悟到,紀錄下來的不單單是花磚的圖紋,而是他們承載的故事。

例如,有一次我們來到金湖鎮村落裡的一間閩式建築,旁邊還有著一棟迷你的南洋混血平房。房子立面有著滿滿令人目不暇給的馬約利卡花磚。屋主說阿公那一輩都在南洋工作,建了這棟祖厝其實也沒回來過。但在國共戰爭前夕,阿公要她的父親回到金門守護這棟祖厝,於是父親趕上兩岸停駛前的最後一班船從廈門回到金門。屋內的手工彩繪怕國軍佔領後會破壞掉,想辦法先隔上一層紙再塗上一層水泥蓋住,就這樣經歷了民宅「相忍為國」的年代。戰爭結束,父親憑著毅力向國軍要回戰時被「借」走的每樣建材,例如大門。即使破碎的花磚也是親手黏補,守護這棟祖厝成了她父親一輩子的使命。後來我們也舉辦相關的社區營造、校園講座或工作坊,分享我們想傳達的一部分文化面向:讓金門人了解馬約利卡花磚的歷史與美感,讓我們因為共同擁有這項資產感到珍惜與驕傲。

 

而我與馬約利卡的緣份是在小時候。那時對於傳統閩式建築的紅磚、馬背、燕尾,上面會鑲嵌著馬約利卡磁磚常感到好奇。因為磁磚無論是配色還是紋樣,都帶著濃濃的西方情調,但我始終不知道背後的原因。長大後,我試著把家鄉的馬約利卡花磚經過手繪,開發成吸水杯墊在網路上販售,那時單純的覺得,這美麗而正方的磁磚,正好可以透過一樣方正的杯墊,來承載花磚的美感與四方連續的特色,也許是新手的好運,得到一間位於永康街店家的注意,讓產品有了穩定的銷售,也讓我開始思索更多的可能性與探索背後的故事。曾經我遇過一個日本女生,因為買了捲毛力卡的商品,而選擇來到金門打工換宿,希望能更深入了解馬約利卡─你永遠不曉得你當時創作的意念化為作品,會帶給其他人什麼樣的啟發與行動,所以你只能盡力做好自己的本份。

對我而言,我最擅長的是把馬約利卡的美感在日常生活中延續下去,最大的熱情在於實驗更多的媒材,展現更多令人意想不到的可能性。雖然不知道品牌未來能達到什麼地步,畢竟人很難在每個決定當下看清楚事情的全貌,內在的心與外在的境總是變動,只能不斷的自我對話與釐清生活中的先後順序,然後不斷的修正與繼續生活。但因為捲毛力卡,讓我再次深刻的感受到童年時,在遊戲中全心投入的「心流」(flow)狀態,我想光是這一點,就足以令這條路無憾了。

已加入購物車
已更新購物車
網路異常,請重新整理